孙继海“挂帅”新疆青训:每年投入一个亿、目

2019-04-06 12:45栏目:世界杯
TAG: 世界杯

  刚刚当选新疆足协副主席、青训总监的孙继海,已经立下目标:希望打造新疆的青训体系,在2030年能为国足培养至少两名国脚,给2030年世界杯注入新疆力量。豪言壮语背后,新疆青训每年1亿元投入的商业逻辑又是怎么样的?

  刚从马来西亚结束国奥队比赛赶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孙继海很快有了一个“新”身份——新疆足协副主席、青训总监。

  在新一届的新疆足协选举中,新疆大明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明当选为新疆足协主席,这个也是在足球改革背景下,新疆足协与自治区体育局足管中心正式脱钩,首次由一位企业家来担任足协主席。

  3月底的天山还是白雪皑皑,中国足球的天山力量已经在此积聚。“我认为,中国足球发展没有捷径,中国足球必须从根基抓起。”孙继海希望打造新疆的青训体系,在2030年能为国足培养至少两名国脚,给2030年世界杯注入新疆力量。

  为什么把青训事业开始的地方选在新疆?在足球改革、体育产业发展的大背景下,新疆青训每年1亿元投入背后的商业逻辑又是怎么样的?许明说,投资青训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一份企业家的情怀。孙继海说,从商人的角度来看,投资青训未必是最好的生意,因为它的回报周期太长。但在新疆青训项目运作的实际操盘手,嗨球科技CEO奉余莽看来,在情怀背后,新疆青训的商业化运作可以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这个时间,他预计是5年。

  2018年初,上任伊始的新疆自治区分管体育业务副主席芒力克 · 斯依提找到许明,把发展新疆足球的命题抛给了他。作为当地的企业家,许明也是一名体育爱好者,曾担任新疆乒协、新疆高尔夫协会以及新疆汽摩协会主席,在发展新疆体育事业上投入了巨大热情。

  “我喜欢体育,但我并不熟悉足球,所以当时说搞足球的时候,我所有的朋友包括体育圈的一些朋友都不同意。其实我当时从事那些体育运动,不仅仅是出于热爱,而是希望用自己的行动来让新疆人民过上更健康快乐的生活。最终,我下决心投入足球,想法就是让更多的孩子踢上球,能够不在土里踢球。”在工作伙伴的眼中,作为企业家,许明是一个性情中人,“许总在看青训纪录片、PPT的时候经常流泪。”

  经由大明矿业技术合作方SAP(思爱普公司)的推荐,许明很快找到了孙继海,在打造新疆青训体系的想法上他们一拍即合。“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能更好地帮助中国足球,在国奥队当教练期间,我也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孙继海说。

  无论是在国家队还是俱乐部,孙继海代表了中国球员职业生涯的高水平发展。他是第一位在英超联赛中进球的中国球员,也是欧洲五大联赛中国球员出场纪录保持者,被曼城球迷称为“CHINESE SUN(中国太阳)”。2015年,孙继海成为第一个入围英国足球名人堂的亚洲人。

  孙继海一直希望能把自己的成长经历,球场上、生活中的经验分享给年轻一代教练员、球员,构建适合中国球员培养的青训体系。“球员到了U23的时候已经是半成品,”他举起手边的杯子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杯子,后期只能进行微调,加个杯盖,很难从形状上调整。圆的就是圆的,方的就是方的。所以,塑型的时候很重要,这就是高质量青训的价值。”

  新疆在中国足球人才的版图上具有独特性。据新疆足管中心主任肖新国介绍,“目前有67名新疆籍职业足球运动员在全国各级联赛效力。权威的研究也表示,新疆籍球员在血睾酮、红细胞含量等指标上普遍优于其他地区,这意味着新疆籍球员体能更好,耐力更强。” 然而严酷的现实是,直到去年买提江入选国家队,新疆才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脚。

  孙继海给出了选择新疆的答案:“我发现新疆的小球员在16岁以前很多都是出类拔萃的,但是再往后优势就不那么明显了,这是什么原因?我认为新疆足球缺乏科学的青训系统支撑。大家也都知道,现在的改革力度非常大,新疆现在的环境也非常好。既然大家都说新疆足球还相对比较落后,那我们更应该努力去改变这一点。”

  “我感觉,在新疆,足球能有很好的发展。或者说,在新疆,能实现我的足球梦想。”孙继海说,“买提江为什么能够踢出来?这跟他整个青训时期都在鲁能足校接受正规系统的训练有关,新疆本来还应有很多买提江,但他们却没有得到继续提高的机会,我们的使命就是帮助新疆足球建立科学完善的青训系统,发掘出更多像买提江这样的国脚级球员。”

  在孙继海的新疆青训规划中,将搭建三级金字塔结构的青训体系:布点100所青训学校;建立8个地州市级别青训中心;建立一家新疆足球精英青训学院。

  2018年底,孙继海的北京嗨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嗨球科技”)与新疆大明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新疆雪域未来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雪域未来”),作为发展新疆足球的实体公司,进行商业化运作,其中嗨球科技占股40%,未来也会以此为平台引入更多的社会资本。

  今年两会的“部长通道”上,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在回应中国足球近几年战绩不尽如人意的质疑时表示,下一步中国足球的出路,要落实足球改革方案,重点抓青训。

  随着中国足球改革政策红利的释放,青训机构如雨后春笋。中国足协更明确要求,“梯队捆绑俱乐部注册制度”,从2018赛季开始,中超和中甲俱乐部要下设至少5支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梯队。“重视青训”不再只是一句口号。

  然而青训产业投资周期长、回报慢,还面临成材率低等风险,在商业化过程中存在诸多阻碍。“青训不是生意!“孙继海的回答斩钉截铁,”如果说是纯粹的生意,我不会选择做青训,投入产出不成正比,回报期太长。”在孙继海看来,青训作为体育产业会有回报,但投入到新疆青训事业,更像是想完成他自己的心愿。“做有良心的青训第一是要对孩子负责,第二是要有投入。”

  在新疆体育局与雪域未来签订的协议中,雪域未来承诺在青训投入上每年不少于1亿元。其中,与德国SAP的体育大数据业务合作,用于开发新疆青训系统的支出3年1.3个亿。

  SAP的SportsOne大数据平台在帮助德国队夺得2014年世界杯后,曾被主教练勒夫誉为场上的“最佳第12人”。作为德国队的大数据服务商,在2014年世界杯前三年,SAP把进入世界杯大名单所有球员的日常饮食起居、训练数据、比赛数据等进行数据采集,纳入到sportsone大数据系统,并开发出符合德国队教练和领队职教理念的算法模型,推荐出11位首发阵容。

  在科技助力体育方面,SAP目前已与全球16个国家的国家队以及50多家俱乐部在合作,包括法国和德国球队,以及曼城和拜仁等俱乐部。

  SAP是嗨球科技在中国体育板块最大的合作伙伴。此次与SAP合作开发的新疆青训系统知识产权属于雪域未来,经过三年的开发、运行,形成完整的体系后将移交给雪域未来运营,SAP提供底层数据库服务。据奉余莽介绍,“这套青训体系能够体现孙继海的足球理念。”把孙继海青训IP化,并向外复制推广,也是雪域未来新疆青训的一个产品线。

  虽然是企业家,但许明把新疆青训看作是情怀驱动。与发达省份青训机构收取培训费的方式不同,地处边疆,新疆青训没有这方面的经济基础。 “能让更多少数民族的孩子快乐地踢球,不在土里踢球,就是我的梦想。”在许明看来,企业家是通过解决社会问题而盈利。

  但与孙继海、许明的着眼点不同,在新疆青训项目运作的实际操盘人奉余莽看来,除了对中国足球的情怀,从长远规划上,通过青训形成足球人才流水线年后实现稳定的足球人才输出,雪域未来可以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雪域未来目前已在注册一家职业俱乐部,为未来球员从精英足球进入职业足球提供完整的上升通道。此外,嗨球科技旗下的体育经纪公司嗨球体育会提供产业链上的服务,雪域未来培养的人才可以借助嗨球体育的经纪业务进行球员输出。“中国足球人才稀缺。我们的前期投入来自于情怀,以及对中国足球市场的判断。” 奉余莽说。

  在这里,情怀与生意并不矛盾,欧洲足球的青训体系都拥有完整的商业化运营模式,把体育运动运作成生意,拥有可持续运营的能力,才会有运动本身更好的未来。

  在德勤发布的《中超联赛2018商业价值评估白皮书》中预计,中国体育产业增加值将在2020年达近万亿规模,足球仍是国内体育市场的最大IP。把孙继海青训IP化,并向外复制推广,也是新疆青训的一个产品线。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但有作为中国足球人应该去关心中国足球的未来。”孙继海的身上能感受到他作为足球人的使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