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探戈足球:南美欧洲化 狂野与严谨的混合

2018-12-19 03:36栏目:足球词汇

  阿根廷和巴西,这毫无疑问是现在南美足球界的两大代表。两个国家在南美足坛的地位,就像是武林江湖中的少林武当一般,难以撼动。虽然两个国家的国家队都是世界足坛的强队,但阿根退队和巴西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对于巴西人来说,足球是一种游戏,是玩耍的享乐的方式。而对于阿根廷人来说,足球则代表着激情和浪漫,甚至还代表着对自由的向往。从本质上来说,两队足球风格和足球理念的差异,都来自于两国人民性格上的本质差异。

  探戈毫无疑问是最适合代表阿根廷的词汇,没有之一。探戈的前身为非洲牧童的舞蹈,后来结合了西班牙弗拉门戈和意大利舞蹈的精髓,形成了探戈的舞步。探戈正式成型于阿根廷,在十九世纪盛行南美洲。探戈可以说是每一个阿根廷人都至少会一点点的舞蹈,而探戈的舞步也深深的烙印在阿根廷人的生活中,当然也包括阿根廷的足球。球场上的阿根廷人技术出色、飘逸灵动,人们也乐于将阿根廷人的足球称作“探戈足球”。

  在南美大陆的舞蹈中,探戈是罕有的极为严格的一种舞蹈。与之相似的是,阿根廷足球是南美足球中战术素养最高的代表,阿根廷有非常多的意大利移民,他们把意大利足球严谨的风格带到了阿根廷,使阿根廷的打法相较巴西显得更为保守和具有欧洲传统风格。而足够的战术素养使得阿根廷球员具有非凡的洞察力,娴熟的技术又保证了他们能把自己的想法准确的传达到每个位置。看看现在欧洲各大联赛的少帅们,西蒙尼、波切蒂诺都是最新的少壮派主帅代言人。

  但是矛盾的是,探戈舞者的内心却燃烧着炽热的火焰。阿根廷的原著民是南美的印第安人“高乔民族”,阿根廷则融会了西班牙风格和意大利风格,加上他们特有的“高乔”风格,这三种风格完美的结合使阿根廷拥有了行云流水的配合、严谨的传递和如潮的攻势以及偶尔的即兴表演,阿根廷的球员同时也兼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和无限的创造力。可以说阿根廷的足球就像是探戈一样,挺拔俊俏、倜傥洒脱、爽快利落、刚劲有力。充满了矛盾,但又形成了自己的统一风格。

  阿根廷原本是西班牙的殖民地,经过近300年的殖民统治后才通过“五月革命”独立。可以说在阿根廷人的血液里流淌着对独立自由的向往,阿根廷的国家格言正是“处于团结和自由之中”。阿根廷历史可以用一个征服荒原的逃兵的史诗《马丁-菲雅罗》来代表,这部作品中的主题思想充分反映出极端的个人主义与英雄主义已经深入到民族的心理结构之中。的确,阿根廷人几乎和所有的欧美人不同,他们的个性无遮无拦,他们视个性为生命,蔑视道德与规则。

  在人们的心目中,南美人的骨子里都是向往自由的,是不能接受被束缚的。如果说巴西球员在大部分人心目中是属于“自由散漫”的话,那么阿根廷球员则是同样的追求自由,但却是“自由浪漫”。来自南美的球员们,经常爆发出一些“不够职业”的丑闻,但泡吧这一类的丑闻似乎更多的出现在巴西球员的身上。而阿根廷球员,我们更多的记得的还是严于律己的萨内蒂等人,而马拉多纳的“兴奋剂”丑闻,则更多的是球王对胜利的追求,而不是对自己的放纵。

  很多人爱阿根廷足球,就是爱它的那种狂野和不羁,阿根廷人小技术不如巴西出色,但这正是人种的差异。他们有另一种技术足球的美:不合理的停球,出人意料的传递,疯狂的打法,阿根廷足球无处不体现自由和不羁的气息。我们甚至可以说阿根廷人对于自由的追求甚至是固执的,作为过去的西班牙殖民地,阿根廷足球风格秉承了西班牙的浪漫激情,但又有着拉丁美洲人天生的狡猾。在球场上阿根廷人的表现难以捉摸,球队可以踢出酣畅淋漓的大胜,也能够被对手草割。

  和巴西不同,绝大部分的阿根廷人都是白人。根据统计称,阿根廷的西班牙后裔和意大利后裔占到了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可以说这些在南美大陆的白种人,在骨子里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阿根廷诗人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就曾经诙谐地描述道:“阿根廷人是说西班牙语的意大利人,并自以为是住在巴黎的英国人。”可以说正是这样骨子里的骄傲,影响了阿根廷人的性格和态度,也影响了阿根廷足球的发展。

  曾经智利足协的一位副主席说过,“他们阿根廷人,总是自以为比别人高人一等。”就连南美人也这么评价阿根廷人,由此可见他们的高傲。当年帕萨雷拉执教阿根廷国家队的时候,骄傲的铁帅要求全队剪掉长发,而同样骄傲的雷东多则选择了“留发不留队”。骄傲的阿根廷人有着无数值得骄傲的战术革新,阿根廷诞生过梅诺蒂、比拉尔多、贝尔萨等足球理论大师与技战术设计家及一大批精通术数的阴谋家。

  如果说巴西人的足球是“桑巴足球”,热烈而奔放,代表的是民众纯粹的快乐的话。那么阿根廷的“探戈足球”则代表了另一种南美足球流派,更多的是戏剧化的疯狂。巴西足球更重视每一个球员的个人发挥,希望每一个球员都可以得到充分的表现空间。而阿根廷足球则更注重整体,但在追求战术和纪律的同时也重视核心球星的作用,更像是一支军队。在阿根廷队,主帅就像是球队的将军,团体才是一切,像巴西球员那样自如展现自己的表现欲是难以想象的。